导航菜单

行管之后应强制社会服务-太湖事件

随手丢垃圾这个基因人人都有,不同在于每个人的自律不同,思绪不同、反应自然不一样。这些年,政府一直通过各种管道探讨垃圾虫问题,有者认为应先从根本着手,因为垃圾虫的出现是醒觉教育不足,只有教育好公民意识才能根治垃圾问题。事实证明,这条路走到今天,即使教育做足、甚至教导人民去爱护环境,因为缺乏认知和同理心,问题还是持续发生。

会挑起以另一种方式来处理不听话或顽固的违令人士,不全然是没有经过考量,而是觉得或许可以换个方式,看看有没有实效性的反应。据了解,罚垃圾虫扫街的建议,早在黄家定还在担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时就有提出,只是这个条例直至今日并没有真正执行。政府有时就是过于仁慈,凡事都替人家设想,才会造就今天行管期间大家这么的不配合。

大桥上的车辆少了,路上的汽车也大量减少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规定晚上10点不准出门,真的是太好太妙太绝了。都说了,有些人以为行动管制令期间可以玩玩、跑漏洞,现在全线一拉紧,那些每天早上非得到巴刹找朋友聊聊几句的,人影少了。听说大家都在家里通过电话交换资讯,他们分享的资讯是真是假就由他们去,只要乖乖在家,不要没事到处趴趴走,就是帮政府最大的忙。

经历这个事件之后,如何整肃国民纪律是值得各方去研究和探讨的问题。或许时候已到,通过软着陆的执法方式,会比罚款或坐监更有效。#

在沙巴山打根,去年就有一名乱丢垃圾的友族男子曾被市议会执法人员当场取缔,因交不出罚款,在执法人员监督下扫街长达1小时。该男子需身穿印有“垃圾虫”字眼的荧光色外套扫街,故此引来不少民众围观。有者录下视频后,随即在社交网站及手机群组疯传。视频中,一名疑是市议会执法人员“趁机”向围观民众进行规劝,表示为对付垃圾虫,卫生局将开出250令吉罚单,而市议会则罚款100令吉。

即使提高罚款都好,罚款得到的效果并非是最好的。你把罚款定的太高,反而会引起人民的反弹,在一些人士煽风点火下又演变成另一个政治课题。政府很多时候担心人民会把不满渲泄在选票上,就不敢大刀阔斧进行改革,最终回归起点不敢轻举妄动。

行管令执行到今天进入第三周,虽然听话的人多了,却不能否定这跟政府加紧管制有很大关系。若政府继续放松,人民并不觉得减少走动可以协助中断疫情链,他们反觉得闷在家里跟坐监有什么分别?自然就会想出来外面透透气,那行管令就失去其意义。

文:骆冰过去一周,警方改变策略,通过更严格的执法模式,总算产生阻吓作用。来往槟城大桥的车辆少了,那天大桥是从早上塞到晚上,现在只需短短几分钟到几十分钟,只要你有很充分又可被信服的理由,你就可以顺利上桥。

行管之后应强制社会服务

骆冰没有想到,这随口一提的建议,获得不少网民的热烈反应。赞同的有,反对的也不少。整体来说,大家都觉得社区服务这个建议,值得当局作进一步研究其可行性。社区服务在意义上来讲是一种无偿的,不带功利性质的,常常是对社区中的弱势群体给予帮助的行为。只是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一种带有处罚性的社区服务,可行或不可行,就需要全民共议,一起提出各自的看法。

尊敬的潮州大兄刘华才博士建议,任何因违反行动管制令而被捕的人士,除了必须面对罚款或监禁之外,也必须强制进行社会服务,以为抗疫工作做出贡献。这个建议就跟骆冰上星期提到,把这些不听话的人通通捉去医院服务算是不谋而合。只是,没有医疗背景的人士带到医院去也到不了前线,他们起码可以帮忙洗厕所,清洗工作应该可以胜任吧!